• 脊椎側彎矯正案例23- 特殊案例分享/35度~25度


    這個個案之所以特殊,並不在於她的側彎曲線類型、也不是側彎度數極為嚴重,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她曾經在不同階段,接受過完整且各式有名的脊椎側彎治療方式,從背架開始,再到世界知名的德國Schroth(許瑞氏/施羅斯/施羅特)療法、及美國CLEAR Institute矯正法,最後卻又來台灣接受名不見經傳的大腦學習訓練法。

    透過同一位脊椎側彎患者,接受不同種類的治療,我們可以更了解這些療法對於脊椎側彎矯正治療上的幫助,及治療上的特色。

    穿著背架時期(14歲~23歲)


    我們就來看她的故事,這個個案26歲來自中國大陸,14歲時發現側彎,當時她的度數大約20~30度,但家長及患者本身都非常的排斥、且害怕開刀,所以接受醫師的建議穿著背架,平均每天穿著時間長達23小時,整整穿了4年,在穿著背架的時期,側彎度數確實改善很多(根據患者敘述,但未提及實際度數)。

    不過由個案所提供的X光片來看(下圖),我們可以推論脫下背架後,側彎的矯正幅度約10度。左下圖為19歲時的X光片,當時側彎度數35度,右下圖為23歲,脫下背架後立刻拍攝的X光片,側彎度數為25度。


    到了18歲便聽從支具師的建議,不再穿著背架,但在移除背架2~3個月後,再去檢查發現度數又來到了30多度,接近40度,所以又製作了一件新的背架,之後又斷斷續續穿戴了4年,有時一天穿著時間約15小時,到了22歲又試著脫下背架,但不用很久的時間,側彎度數又再度回到原本的狀態,據該個案的敘述,當時感覺到人生相當的絕望。

    穿著背架時期+德國許瑞氏(施羅特/施羅斯)Schroth運動療法(2016年7月~12月)


    該個案于2016年,23歲時赴英國留學,為了矯正側彎便前往相當知名,專門利用德國Schroth呼吸運動療法的診所進行治療,為期一個月、一天兩次共6小時的治療,在此階段該個案仍然在晚上睡覺時穿著背架,另外,她為了配合學校的放假時間,將4週的治療分成2週、1週、1週,在半年內完成(2016年7月~12月)。

    該個案提到在進行Schroth療法後,她的背部凹凸旋轉變得比較對稱,所以每天都非常勤奮的練習,當時在英國接受的Schroth療法並不強調度數的改善,所以治療前後並未要求患者拍攝X光片確認度數,不過該個案事後自行去拍片複查發現側彎度數改變的幅度不大。

    我們可以從這個個案提供給我們的X光片,發現她的側彎主要彎度幾乎都穩定的停留在35度(左下圖),最接近接受Schroth療法之前的X光片,是立即脫下背架的片子,胸椎主要彎度為25度(下圖中),而在接受完Schroth療法3週後,該個案回國重新拍攝X光片,側彎度數變為31度(右下圖),在拍攝這張片子的前一晚仍穿著背架。


    美國CLEAR Institute側彎療法(2017年4月)-完全移除背架 


    為了要改善側彎度數,並完全脫離背架,該個案于2017年4月,前往新加坡專門採用美國CLEAR Institute療法的診所,進行為期10天一天兩次,一天6小時的治療。在接受治療之前拍攝的X光片顯示側彎度數為35度(下圖左),而10天密集治療後,該個案的側彎度數明顯改善,由35度降到19度(下圖右),總共進步了16度,看到了度數有明顯的進展,在回國之後也每天非常認真的執行40分鐘的重量系統訓練(請參考”脊椎側彎之重量系統訓練”)。約從2017年4月開始,這個個案完全脫離背架。


    不過經過了一段時間後,該個案感覺她的側彎又開始惡化,所以決定前來台灣接受大腦學習訓練法的治療。

    大腦學習訓練法(2019年2月、2019年6月)


    我們于2019年2月10日首次為該個案評估,該個案為S型側彎,彎度主要位在頸胸交界及中段胸椎,側彎度數分別為29度和35度(下圖),第一次密集治療,只安排了4天半,共9次,每次3小時的治療,因為只學習了初步的概念,身體的動作控制還不好,所以並未在治療後拍攝X光片確認側彎度數。


    該個案在2019年6月 7日又安排了第二次密集治療,原本設定7天,後來決定延長至12天,前6天安排一天兩次,中間休息一天,後6天則進行一天一次的治療。

    在經過第二次密集治療後,她的側彎度數有了一些進展,為了避免立即治療後的影響,特別安排治療完隔天,患者離境前,先去拍攝X光片,以確認側彎度數,頸胸側彎由29度降到25度,胸椎側彎則由35度降到25度(右下圖),主要彎度改善了10度。


    因為這個個案是目前筆者唯一遇到在不同的階段,嚐試了完整且不同體系的脊椎側彎矯正方式,所以就試著利用這個個案的情況去分析探討,不同療法之間,到底對脊椎側彎有什麼影響?

    雖然我們並沒有這個個案最早發現側彎時的X光片,不過這個個案都一直告訴我們她是C型曲線,但從我們手邊現有的X光片,推論她是S型側彎,彎度位於頸胸及中段胸椎,很有可能因為最初頸胸彎度不大,在看診或接受治療時會被忽略,才會一直認為自己是C形側彎。

    不過這種胸頸及中段胸椎的S形側彎,就算是側彎彎度不大,要同時矯正兩個彎度也會有相當的難度,但如果不去顧慮頸胸的彎度,直接針對中段胸椎的主要彎度去進行矯正時,要改善她的側彎度數其實並不困難。

    可是為什麼她的側彎度數有所改善,但最後卻總是回到原點,度數仍然一直停留在35度呢?下面就針對這個問題來進行探討。

    背架、Schroth療法、CLEAR Institute療法、大腦學習訓練法比較探討


    一、穿著背架後側彎度數能獲得改善,但效果卻無法持久

    這個部份其實在之前的部落格文章中都曾經提到過,背架屬於被動治療,很多年輕或是柔軟度好的人,每天長時間在背架的推擠之下,在立即脫下背架後,確實可以改善側彎度數,有些患者的側彎度數改善幅度甚至可達10度或10度以上。

    但這種被動推擠的效果通常並不持久,因為不需要身體主動進行控制調整,筆者已經看過無數的案例,也包含了這個案例,幾乎背架的功效只限於穿著背架的當下,若從長遠的角度來看,側彎患者只要脫離背架的時間愈長,側彎度數最後又會回到原本的狀態,所以很多醫學文獻資料,都證實背架僅能防止側彎度數惡化

    二、進行完Schroth密集治療後,背部的凹凸變平衡,可是側彎度數改善的幅度不大

    以這個個的狀況來看,這個個案於2016年在英國接受Schroth療法時,曾經寄給我當時的姿勢體態的照片,她的整體背部外觀看起來確實相當的對稱。

    但從側面姿勢來看,她的胸腔及頭頸部分別向後及向前傾倒,雖然經過Schroth的強力呼吸運動之後,明顯改善背部的凹凸問題,但這種側面結構相對位置的異常,確實會限制側彎度數能被改善的幅度。

    旋轉角度變好(背部凹凸變對稱),並不等同於側彎度數的改善,這兩者之間的測量及評估方式不同,不可任由其中一種去取代另一種,兩者只能用來當作互為參考評估的依據。

    三、進行完CLEAR Institute矯正法,雖然可以明顯改善側彎度數,但最後側彎度數還是又回到原點

    美國CLEAR Institute矯正療法包括了大量的被動治療,這些治療可以增加脊椎、肌肉及神經的活動度及柔軟度,而主動的運動方面,採用穿戴重量在身上去導正身體,此時身體各個部位會被引導到新的位置,這種情況下很容易讓大腦感覺,並記住戴上重量後身體的相對位置。

    所以在移除重量之後,身體可以主動摸擬出穿戴重量的位置。不過這種感覺會在重量移除後快速消失,所以每日需要有足夠的穿戴次數,才能不斷的提醒大腦正確的身體位置。

    另外X光片拍攝時間與前一次治療間隔的時間,也會影響矯正後的效果,一般美國CLEAR Institute療法都是在治療完的當下,或治療結束當天,重新拍攝光片,通常在這個時候,大腦對於正確身體位置的記憶是最清楚的,成效可能也最好。

    重量引導是屬於下意識的動作學習若是側彎患者無法真正的改變使用身體的用力模式及習慣的話,大腦將很難複製並下達正確身體位置的指令,所以一旦穿戴重量的刺激變少,側彎度數將會傾向回到原本的狀態,所以矯正後的度數也會很難維持住。 

    而這個個案雖然都照CLEAR Institute的要求,每日穿戴2次重量系統,每次20分鐘的居家練習,但側彎度數依舊回到了35度,筆者推論可能每日需要進行更多次的重量系統訓練,才能給予大腦足夠的刺激,另外也有可能因為該個案的身體已經適應了原本的重量、或身體變得較為僵硬,使得身體難以被重量引導到好的位置。

    四、大腦學習訓練法雖然改善了一部份的側彎度數,但有何不同之處?能否長時間維持矯正後的效果?

    大腦學習訓練法與其他療法最大的差異,在於我們不強調直接用一個反向的力量,強迫身體往好的方向去矯正側彎,因為施展反向的力量,並不會改變患者平時執行動作時的用力習慣。

    當進行大腦學習訓練法時,會要求側彎患者在不同的姿勢或動作之下,先去感覺自己身體裡面不好的力量、並試著在放鬆這些力量的當下,去執行我們所要求的動作或維持姿勢體態。

    這種力量的修正,就是要去改變患者平時用力的習慣,所以根據大部份的患者給我們的回饋,就是大腦學習訓練法學習起來最困難,因為他們在執行我們所要求的動作時,很容易就會出現他們平時習以為常的用力模式,一旦這種力量出現,就會立刻被我們制止,所以一開始他們都會一直被糾正,可是卻又做不出正確、標準的力,而自信心受到打擊。

    而這個個案在英國學習Schroth療法,是學習用力的矯正方式,她認為這種用力的矯正方式相當好學且簡單,而英國的治療師也誇讚她的動作都做得非常的到位。 

    在新加坡進行CLEAR Institute的重量系統訓練就更加的簡單,只要找到適當的重量組合擺在身上,這時就不需要大腦思考,只要站在振動器上的平衡軟墊去維持身體的平衡即可。

    這個個案一開始不了解大腦學習訓練法時,也以為很容易掌握,所以在第一次密集治療時只安排了4天半,但因為身體有很多順著側彎的力量而無法修正,因此在這4天半的治療過後,側彎度數幾乎沒有改變,所以並未建議她重新拍攝X光片。

    當進行第二次密集治療時,原本預訂7天的療程,卻又擔心學不會如何放鬆力量,而臨時決定延長到12天。不過在學習的過程中,因為過度的求好心切,而操之過急,反而更難放鬆身體的力量。但這個個案在最後學習的幾天當中,因為別的問題而分心焦慮,使得動作的表現反而沒有第5、6天還要來得好。

    這是每個人在大腦學習的過程當中,必然會遇到的問題,所以必需要了解到,我們可能永遠都不會達到最完美的動作表現,因為要完全改變一個人使用身體的習慣及力量方向是非常困難的,可是要改善側彎度數,其實並不需要做到100%完美的動作,只要患者開始試著改變,側彎度數也會跟著改善。

    以這個個案的狀況來看,她的頭頸部、手臂、肋骨、脊椎、下肢都還有傾向側彎方向的力量尚未修正,所以只要她能逐步放鬆這些部位的力量,那麼她的側彎度數則還有進步的空間,可是如果她無法持續修正這些力量,又回到了原本使用身體的習慣,那麼矯正後的度數也會漸漸失去。

    另外當我們在看側彎患者治療後的成果,永遠不要只看到一張照片或X光片的結果,就直接判定該項治療是否真的成功,還必需要看到更深的部份,像是上面提到過”拍攝X光片時,和前一次治療間隔的時間或脫下背架的時間”、還有除了要看靜態的姿勢體態,可以的話,還要去觀察患者的動態動作,這才是真正能告訴我們矯正的效果能否長久維持下去的關鍵。

    在X光片的拍攝方面,礙於該個案的離境時間,我們儘可能將拍片的時間拉開到治療後一天,雖然一天的時間並不能保證矯正的效果能長久維持,但我們可以由另一個案例的治療經驗來看,下面2張X光為23歲女性,在經過大腦學習訓練法治療結束15天過後,才拍攝的X光片,而她的主要彎度也改善了11度,雖然在學習的過程中,她也覺得要做到標準的動作非常的困難,但只要開始試著改變自己,姿勢體態或側彎度數也會跟著有正向的回饋。 


    不過就算是矯正過後的側彎度數能維持10天、一個月或三個月,也不代表這樣的效果能永久維持下去。如果想讓側彎長期維持穩定,患者一定要儘可能地避免再次陷入脊椎側彎情境的力量來源,才有可能實現。未來有機會的話會再持續追蹤這個個案,也期待她的側彎能愈來愈好。


  • You might also lik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