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脊椎側彎矯正案例2 - 治療一個月成果9度+後續追蹤二(10個月21.5度)

    完成第二次個案報告到現在又隔了五個月,由第一次治療到現在約10個左右,大部份的治療,仍是延續之前的治療,沒有穿著背架。

    保守療法矯正脊椎側彎~度數經常會呈現上上下下的變化

    整體觀察這10個月的變化,可發現治療一個月後得到的進步‭(‬圖二‭)‬,在後面4個月的過程中‭(‬圖三及圖四‭)‬,都沒有更突破性的發展,到了第5個月‭(‬圖五‭)‬,腰椎側彎雖有突破性的進步,但卻沒有維持太久,後來度數仍停留在第一個月進步的角度‭(‬圖六、圖七‭)‬,直到最近兩個月‭(‬圖八、圖九‭)‬,才將側彎度數維持在第二次突破性發展的度數‭(‬腰椎側彎維持在35度以下‭)‬。

    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 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矯正成功案例, 脊椎側彎 瑜珈, 脊椎側彎 推薦, 脊椎側彎 台中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 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矯正成功案例, 脊椎側彎 瑜珈, 脊椎側彎 推薦, 脊椎側彎 台中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 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矯正成功案例, 脊椎側彎 瑜珈, 脊椎側彎 推薦, 脊椎側彎 台中

    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 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矯正成功案例, 脊椎側彎 瑜珈, 脊椎側彎 推薦, 脊椎側彎 台中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 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矯正成功案例, 脊椎側彎 瑜珈, 脊椎側彎 推薦, 脊椎側彎 台中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 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矯正成功案例, 脊椎側彎 瑜珈, 脊椎側彎 推薦, 脊椎側彎 台中

    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 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矯正成功案例, 脊椎側彎 瑜珈, 脊椎側彎 推薦, 脊椎側彎 台中

    進行側彎矯正時,似乎進步到了一個程度就會遇到一個關卡,是否能突破這個關卡,需視患者在矯正時的配合意願,及進行運動時,能否精準地達到我們的要求標準。否則儘有矯正意願,但卻做不到所要求的矯正動作時,側彎的進步幅度,將會有所限制,很容易會卡在第一次進步的角度。

    該個案在暑假期間‭(‬7月及8月‭)‬仍是維持每週二天,每天6-8小時的密集訓練,原本筆者對該個案在暑假這兩個月的時間中,希望能維持穩定住6月所得到的突破性進展,再慢慢求進步,但卻事與願違,度數卻不進反退,筆者試著回想為何會有這樣的結果呢?

    分析側彎度數無法有突破性進展的原因

    第一、當個案達到突破性的進步時,筆者開始強調德國的Schroth呼吸運動,而將體態矯正運動的比重則減少,希望該個案能更標準地做出側彎矯正運動,以維持進步的角度。

    採用了用力的側彎矯正方式使得側彎度數難以突破

    德國的Schroth呼吸運動會讓患者用比較多的力量去矯正側彎,所以會很容易誘發原本力量就比較多的部位,而用了更多的力氣。而體態矯正運動是要患者用放鬆的方式,主動引導脊椎到比較好的位置,所以2種運動的結是是相互衝突的,導致側彎度數難以突處。。

    第二、可能是該個案自己達到突破性進步後,太過開心疏於練習矯正運動,導致大腦對新的姿勢體態仍不熟悉,所以又再度呈現之前的姿勢體態。

    由於該個案對自己相當有自信,當知道自己有突破性進步後,在治療上會加入自己的意見,例如在側彎矯正床上時,她的胸椎會過度用力去抵抗矯正床的拉力,進行徒手整脊矯正時,矯正某些部位,她也會刻意用力,去抵抗我們所施加的力。

    這些抗拒的力,對側彎矯正來說是相當不好的,但該個案還是沒辦法完全修正,直到她的側彎度數又回到了第一次進步的度數‭(‬圖二‭)‬,或甚至更差時,她才開始漸漸接受筆者的建議,慢慢收掉抵抗的力。

    另外該個案進行體態矯正運動時,也會施力不當,而過度用力,可能是她在進行動作時,又用了原本習慣的動作模式所造成。主要的原因應該是她平時沒有用正確的力量去進行練習,以至於大腦沒有學到正確的體態位置。

    這是側彎患者很常犯的錯誤,就是大腦自以為用正確的方式練習,但實際上卻是以錯誤的方式進行而不自知,這樣有可能會使側彎的進展停滯,或以不好的方式加強練習時,會使側彎更加惡化。

    在治療上所面臨的問題


    到了學校開學後,該個案的治療則又改回到每週一天,一天進行6-8小時的訓練。此時筆者決定再增加體態矯正的訓練,讓該個案能再找回那種正確的體態位置。

    此時每次引導時,發現需要比較費力,才能將該個案的姿勢引導到比較好的位置,這跟患者一開始接受筆者治療時,被引導的感覺相差甚遠。剛開始治療時,患者相當容易被筆者所引導,而且可以很輕鬆地做出被引導的動作,主要的差異就是該個案自己體內所產生的力,方向是不正確的,所以才難以被引導到更好的位置。

    學校開學後,該個案也漸漸回到常態性的學校生活,筆者並不反對患者參加各式學校的運動及活動,只要練習的時間不要太長或頻率太高,我們的身體是需要活動的,任何運動只要不過量,而運動過後患者又能維持及找回正確的脊椎位置時,那從事些不同的活動又有何不可呢?

    可是該個案從事的是啦啦隊活動,一般啦啦隊的跑跳活動,筆者認為不是大問題,可是要在下面撐起別人的體重,又另當別論,雖然不是獨立承受別人的重量,還有人一起分擔,但由上而下的力,對於還不是很會自我調整體態的患者來說,是相當不利於側彎矯正,尤其是胸椎側彎,除非她能在運動後,再透過自我引導,讓體態回到最好的位置,否則胸椎側彎要進步,會有很大的難度。

    以這個個案為例,她的胸椎側彎在這10個月當中進步最少,最好的情況下約略只停留在38度左右,若想要更加突破,患者所要做的努力要相當多,如果常做不好的動作,又不能做出更好的姿勢體態,那麼最好要暫時避免不好的動作。

    但患者似乎不願放棄這項活動,筆者只能想辦法,讓該個案儘可能地做出好的姿勢體態,而且要在家中不斷練習,直到日常生活中能儘可能地維持住這種感覺,否則她的胸椎側彎將難以被改變。

    矯正治療結果~腰椎側彎由51.5度降到到30度 進步21.5度 

    現在該個案的腰椎度數為30度,已經超出了筆者最早的預測33.5度,胸椎側彎則是停滯在38左右,距筆者最早推論的27.5度的進步幅度,尚有一大段距離。當然家長很想知道,這樣會不會已經達到了治療瓶頸,不會再進步了?

    治療結果分析


    觀察該個案最近的運動表現上,筆者卻對她愈來愈有信心,在拍攝最近三張X光片之前,該個案對自己的表現都相當有信心,每次問她這次拍X光片,有沒有把握進步呢?她總是回答”有,一定會進步”,但只要是該個案愈有信心會進步時,筆者就愈擔心,因為她並沒有做出筆者要的標準動作,她還是以自己認為對的方法在調整姿勢,其實只要做不出我們要的動作,她的側彎就不會進步,不論她對自己多有信心,做出來的動作都還是不正確,結果拍出來的片子就如筆者所預測,胸椎側彎沒有明顯的進步。

    反倒是拍完最近一張X光片後,又訓練了一段時間,筆者再度問患者是否有信心會進步,此時該個案卻回答”不知道”,反而不再給筆者肯定有信心的答案。可是事實上,筆者卻從未對她有過如此信心,當然這個信心,不一定在於她下一次拍X光片一定會有顯著的進步,而是她已經了解我們所要的正確的動作,在我們的引導下,她可以做得相當標準,若自己進行調整時,雖然調整幅度沒有筆者引導下來得多,但可自行完成一部份,筆者認為,她如果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完成2-3分,那麼透過每天不斷且適當的練習,要練到滿分10分,不是不可能,就要看該個案如何在家中正確執行。

    這種正確的自我體態調整的感覺,是該個案已經失落許久的感覺,她只有在第一個月在筆者這裡治療時,有做到並感覺到部份正確的體態調整,後續好幾個月又失去了那種感覺,直到清明連假連續密集治療那段時間,似乎又找回到部份感覺,然後又失去了這種正確的體態感覺,直到拍攝完最近一張X光片後,她又再度明確地找到了那種感覺。

    從這個個案來看,可以了解到側彎的進步,並不一定是隨著時間一點一點進步,有時是突然有突破性的發展,所以筆者認為只要患者感受到什麼是正確位置的感覺,要在短時間內改變側彎,其實並不困難,只是該如何維持及保有正確位置的感覺,才是側彎矯正治療的重點,而這種感覺是無法靠背架或任何被動治療可取代的。

    由此也可推論,側彎的惡化,有時不是隨著時間一點一點惡化,若姿勢很差時,側彎的角度是很有可能在短時間迅速惡化,尤其當患者不知道該如何避免不良的姿勢時,此時側彎的角度很容易在不知不覺當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惡化,所以應該要教導大腦認識什麼是不好的姿勢,然後如何呈現好的姿勢體態,才是預防及治療側彎最好的方法。
  • You might also lik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