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脊椎側彎矯正案例2 - 治療一個月成果:9度+後續追蹤一(5個月16.5度)

    距離上次寫這個案報告又過了4個月,從第一次治療到現在約有5個月的時間,在這幾個月的時間中,又可看到了一些變化,同樣從這些變化當中,可讓我們更加了解治療側彎時會遇到的狀況,可能會對側彎產生好的或不好的影響。

    這個個案的治療方式仍是延續上一篇報告的治療,主要以主動運動為主,完全沒有穿著側彎背架矯正。治療的頻率也因開學後(3月初到5月底)而有所改變,原本每週二天的治療改為每週一天,4月的清明連假則又進行了4天密集矯正治療,到了六月則又改回了一週二天的頻率,,每次進行6-8小時的密集矯正訓練。

    在這中間過程中,除了居家運動外,在就學期間個案還是維持了每週一次的例行游泳運動。因減少了矯正治療的頻率,所以家長又為孩子增加了瑜珈及針對脊椎側彎的皮拉提斯運動。

    這個個案在治療結果的變化上呈現了變好、變差、維持、一個變好一個變稍差,為什麼會有這些變化呢?接下來筆者就試著分析這些變化的原因。

    筆者觀察到脊椎側彎矯正,好像都有一段密月期,就是在一開始大部份對治療的反應都是往好的方向走,透過X光片顯示及姿勢體態觀察,身體或脊椎變得比較好或比較直之後,很多患者就會開始鬆懈,之後的檢查結果出爐時發現結果不好時,才會又激起患者的警覺心,再努力進行自我矯正及治療,以這位患者為例,就有點照著這個狀況走。

    該個案自三月起因國三課業繁忙且路途遙遠,所以無法維持原有的治療頻率,降為每週一天進行兩次密集訓練,筆者建議或許可以在北部就近找專門針對脊椎側彎的瑜珈或皮拉提斯課程。

    從整個三月的變化來看,該個案姿勢維持的表現似乎有往下走的趨勢,主動軀幹延伸的能力漸漸變差,運動能力的表現從整體上來看,肌耐力的表現有進步,但在進行側彎矯正運動時會往不好的方向出力。

    通常上午治療完後,下午的表現都比上午來得好,可是下週再回來時又回到原來的狀態,似乎沒有維持住矯正過後的結果,原本想著如果胸椎的姿勢位置可以穩定的話,運動可以加強腰椎的部份,但這個部份似乎無法進行,所以運動上仍是強調胸椎的穩定為主。

    筆者等待著清明4天的連續治療,希望可以加強矯正姿勢體態的矯正,及脊椎的延伸,在這四天當中,花了相當多的時間在姿勢體態的矯正,和年初的密集治療相比,此時不但需要花比較多的力量去引導個案矯正姿勢,而且個案自己也有感覺無法像之前般地延伸脊椎,終於在密集治療的第四天,該個案可以將身體維持在比較好的位置,較接近剛矯正一個月後的狀態,不過無法維持太久。

    接著這個個案約在此時期同時接受瑜珈及皮拉提斯運動訓練,個案也示範所有的動作給筆者看,她的部份瑜珈動作,筆者建議可少做,某些動作多做無仿,但皮拉提斯的運動卻讓筆者十分不認同,但不要誤會皮拉提斯運動不好,只不過針對脊椎側彎矯正,不能像一般沒有側彎的人的運動一樣。

    這個個案上的雖然是一對一的脊椎側彎皮拉提斯運動,但所進行的訓練都是加強腹肌的訓練,看不出來和訓練一般人有何不同,皮拉提斯老師還要求該個案在站立及維持姿勢時,要持續地收縮腹肌,同時還要持續收縮身體右前側的下肋緣,乍看之下,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對,因為典型S型脊椎側彎患者的右前下緣突出,主要來自於側彎會產生三度空間的偏位。

    但是脊椎側彎的體態矯正,不能只單單看一個部位,例如:在這個案例她只教導她要注意收縮右下肋緣及腹肌。若從整體來看,這個個案為了達到這些部位的收縮,卻使得胸椎及頭頸部向上延伸受限,使得脊椎變得更短,造成在進行矯正側彎運動時,無法做出標準的動作。

    側彎的體態矯正尤其是S型,要由整體的觀念來矯正,要顧到每個偏移的部位,不應過度強化某個地方,因為過度強化某個部位,會使患者忽略其他部位的控制,如此不但無法維持住側彎度數,反而很有可能會使某部位的側彎惡化。

    筆者試著引導該個案用筆者的方式進行體態調整,再去比較皮拉提斯老師的方法去做出體態矯正,該個案可以感覺到兩者的不同,而且兩者之間,在某些部位的調整是相互抵觸的,但個案在治療的過程中卻難以改變不當的肌肉收縮,尤其在進行體態調整時,做出過多的腹肌及肋緣收縮,此時會立即被筆者制止,可是個案卻一直告訴筆者是皮拉提斯老師說要如此收縮才對。

    這個時期該個案被兩個不同專業的人給搞混了,她有點不知所措該聽誰的才好,筆者也十分後悔建議該個案進行皮拉提斯運動,原本也期待著標榜著脊椎側彎皮拉提斯運動,可協助側彎的矯正,至少無法矯正,也要維持住現有的度數。

    沒想到卻發生筆者最害怕的一作事,就是胸椎側彎惡化,當然也許胸椎側彎惡化,不能只怪罪皮拉提斯運動,主要是患者在進行調整姿勢時無法將脊椎延伸,無法延伸脊椎的原因有很多,例如:練習時間不夠,大腦無法抓取正確的脊椎側位置、脊椎僵硬,難以延伸脊椎、長時間維持在不良的姿勢,大腦忘記如何延伸、維持姿勢時身體不當用力、不良的運動強化了不想要的肌肉收縮等等。

    從一開始治療時,筆者就十分注意胸椎側彎角度的維持及降低,寧願先不矯正腰椎大彎的曲線,也要儘量維持胸椎的度數,因為胸椎的矯正是對抗地心引力,所以這個部位的姿勢維持比較困難,腰椎的曲線則相反,是順著地心引力,比較容易維持良好姿勢,結果不當的收縮腹肌,再加上減少了正確的胸椎姿勢引導,使得胸椎角度惡化,一但胸椎角度失守,腰椎的角度也很容易跟著惡化。

    4月份所拍攝的X光片(圖三),結果就像筆者所預測的,角度惡化了,雖然惡化的程度並沒有比第一次初次發現側彎時嚴重,但最重要的胸椎惡化警訊已經出現,即第一節的椎體斜面變得更斜,由10度增加到14度,一旦這個斜面變大,就會很難降低。

    到了五月後續的治療仍是加強胸椎及頭部的姿勢矯正,及抑制個案的不當施力,在這個部份上,花了筆者不少時間。身體軀幹的不當施力,即便是很小的力量,都會使得維持正確姿勢,變得十分困難,在此階段該個案的皮拉提斯課程結束,此時才又漸漸的使訓練拉回正軌,但增加了的胸椎曲線似乎難以下降,所以筆者還是將胸椎側彎矯正擺在第一位,在此時側彎總角度雖然回到了最好的狀態(圖四),但細微的比較每節最斜的椎體斜面,可以發現胸椎側彎還是比二月的時候差。

    六月因個案也從學校畢業,所以治療的頻率又增加為一週兩天,每次6-8小時的訓練,此時筆者在掙扎要不要開始加強腰椎側彎的運動,因為進行腰椎矯正運動時,若沒有密切的控制頭及胸部的施力方向,很容易會造成胸椎曲線的惡化,若胸椎的位置沒有維持好,同樣也很容易會造成腰椎側彎惡化。

    但家屬似乎非常希望能多加強腰椎的側彎曲線,所以筆者在此階段,也開始漸漸加強了腰椎側彎曲線運動,此時該個案的胸椎及頭頸部的延伸仍然不夠,達不到我們的要求標準,只能在患者能達到的範圍內,進行腰椎側彎矯正,同時不使胸椎往更壞的方向走。

    結果在六月所拍攝的X光片又可看出腰椎曲線的明顯變化(圖五),腰椎曲線降低了,但胸椎曲線確些微增加了,有了這個警訊告訴我們,之後矯正的方向應該更朝向胸椎及頭頸部的矯正,只有這些部位變好了,側彎的度數才有可能更進一步降低。

    脊椎側彎, 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矯正運動, 脊椎側彎矯正成功案例, 脊椎側彎 推薦, 脊椎側彎 台中脊椎側彎, 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矯正運動, 脊椎側彎矯正成功案例, 脊椎側彎 推薦, 脊椎側彎 台中脊椎側彎, 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矯正運動, 脊椎側彎矯正成功案例, 脊椎側彎 推薦, 脊椎側彎 台中

    脊椎側彎, 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矯正運動, 脊椎側彎矯正成功案例, 脊椎側彎 推薦, 脊椎側彎 台中脊椎側彎, 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矯正運動, 脊椎側彎矯正成功案例, 脊椎側彎 推薦, 脊椎側彎 台中


    以這個個案為例,在上一篇文章中,筆者推算該個案的腰椎側彎有可能進步到33.5度,而胸椎側彎有可能進步到27.5度,這五個月的變化,筆者沒有非常刻意矯正腰椎,但腰椎的進步幅度卻最大,最接近筆者預估的度數,反而細心呵護的胸椎側彎,角度卻增加,所以進行側彎矯正時,不論側彎度數的大小,一定要先穩定住上面的彎度,再來考慮下面的度數。

    當然家長也非常想知道未來還有沒有可能有進步的空間,筆者認為還是有機會,因為在正確地引導下,由姿勢上來判斷,她的兩個側彎都是往好的方向走,只要她能學習到正確的位置,經常重覆不斷地練習就可達成。

    以這種主動方式不透過被動方式(背架),來進行脊椎側彎矯正治療,老實說難度很高,但如果能找到願意配合的患者,其實利用主動方式來矯正側彎,可以最快看到成效,但這種成效來得快,去得也快,要確定能長久維持這個效果,就要不斷地將學習到的東西應用於日常生活當中,把它當成日常生活的一部份,時間久了就可自然而然地維持住這個狀態。

    所以要利用主動方式矯正側彎,最重要的是患者本身要願意配合及學習,再來更重要的是家屬所給予的支持及協助,這個支持及協助不只是花錢讓患者接受治療,或花錢讓患者學習其他運動,而是要一起學習,在平時能糾正患者不良的姿勢習慣,在適當的時候給予患者協助及心理的支持,如此才能達到良好的矯正效果,家長態度愈積極、孩子的配合度愈高、矯正的成效就愈好。

    然而要看到側彎矯正的成效,不在乎治療持績的時間有多長,有人治療二年、三年,可能成效未必比密集治療一週、二週或一個月還來得好。只要患者能快速學習到正確的位置,然後多加練習並維持良好的姿勢體態,要在短期內矯正側彎,並非難以實現的夢想。
  • You might also lik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