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脊椎側彎矯正案例3 - 治療7週成果:22度~12度

    該個案為11歲女性,於2013/7/3到醫院檢查時發現約有20度脊椎側彎,於同年7/8前來接受筆者諮詢評估。

    該個案為典型的S型脊椎側彎,由姿勢上來看,肩膀右高左低,骨盆以上的軀幹整個偏向左側, 右側骨盆明顯較高且歪向右側。由側面的姿勢來看,頸椎明顯偏直,腰椎也沒有明顯前彎曲線,只有臀部在站姿下比較向後翹一點,所以她的腰椎曲線主要在下腰椎部份。

    從X光片來看(圖一),胸椎凸向右側,腰椎凸向左側,側彎度數分別為24度及22度,兩側骨盆高度差3 mm,骨盆及肩膀都是右高左低,三節最傾斜的椎體斜面分別為L3(腰椎第三節)10度,T11(胸椎第11節)13度,及T5(胸椎第五節)9度。

    由觸診發現兩側肩頸肌肉緊繃,左後腰到左後下肋緣處較僵硬,而這兩個僵硬及緊繃的部位,會限制未來的側彎矯正及體態的調整,其餘部位尚可,沒有發現明顯的僵硬、緊繃。

    脊椎側彎, 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矯正成功案例, 脊椎側彎 推薦, 脊椎側彎 台中

    另外除了身體、姿勢及X光片的評估外,孩子本身的個性及家屬面對孩子的態度也是筆者觀察的重點,因為這些也會影響側彎矯正的效果。

    一開始發現家長對於孩子的側彎十分焦慮緊張,對待孩子的態度又太過呵護,這時筆者有點擔心,太過受保護的孩子,心靈會比較脆弱,可能會難以熬過這裡的側彎矯正治療。

    不過在治療時實際觀察孩子本身的個性,發現她是一個還蠻堅強的小孩,但是會過於拘謹緊張,有時過度緊張或過度賣力的患者,反而較難做出標準的側彎運動,因為很多側彎運動,用的是巧力,不是蠻力,要能同時協調地做出每個部位的動作,才能達到我們要的效果。

    評估完後家屬及孩子同意接受治療,該個案並沒有穿著背架,於2013年7月12開始進行每週三次,每次三小時的治療,當然一開始的被動治療都很輕,儘量在患者能忍受的範圍內,而非筆者的要求標準,此時要觀察患者對疼痛的忍耐力,以這個患者為例,她還蠻能忍耐的,但她會過度用力忍耐,這不是筆者要的,當進行被動治療時,筆者希望患者能儘量放鬆,這樣才能達到側彎逆轉及解旋轉的效果,如果患者一直用力忍耐,可能會造成反效果。

    開始的運動也以簡單的呼吸運動為主,先讓個案感受吸氣到正確位置的感覺,剛開始幾次,她有時可以感覺得到一點點氣吸到正確位置,有時完全感覺不到,筆者一開始也花了不少時間在這方面的訓練。後來漸漸地,她可以在某些特定的姿勢下,呼吸到指定的部位,但對筆者所要求的標準還有一大段距離-就是在各種不同姿勢下都能呼吸到指定的部位。

    另外在側彎矯正的運動上面,該個案的施力控制不佳,所以完全無法達到筆者的要求,當進行某些特定的側彎矯正運動時,筆者需給予很多引導協助,但她仍會一直搖晃身體,經常利用不對的施力方向來完成動作,此時需立即制止這種不對的施力方向,否則會對側彎產生不利的影響。

    在這七週的過程中,她的側彎矯正運動仍然不夠標準,但是也有愈來愈進步的趨勢,只要她不放棄且盡力了,筆者相信她總有一天一定能達到標準。

    體態矯正運動是筆者認為早期矯正側彎中最重要的運動,這個運動練習主要要改變側彎患者的不良體態,如果做得正確且勤加練習,可以在很短期的期間內降低側彎度數。

    以這個個案為例,她可以感覺得到筆者引導她進行正確的體態調整,可是一開始卻自己做不出來,大約到第4,5次治療後,她開始可以短暫地做出比較正確的動作,但尚未達到我們的要求標準,一直到後來,她可以在靜態的站姿下完成比較正確的動作,但在走路時又會回到原來的狀態。

    筆者對所有側彎患者的終極目標是,不論在進行任何動態或靜態活動,都可維持住正確的姿勢體態,如此才有可能達到側彎不惡化的目標,進而永久矯正側彎。一樣在這七週的過程中,她尚未達成筆者的所有要求,但仍是往好的方向走,至少走路時有改掉一些原來的不良體態,但在做其他動作時(如喝水時),不好的姿勢又會出現,此時筆者會不厭其煩地提醒,希望她能改掉不良的姿勢。

    該個案對筆者的要求,都一直盡力且努力地完成,但對於某些挫折忍受力較低的孩子很容易會自我放棄,由其年紀愈小或家長呵護愈多的孩子愈是如此,幸好這個個案並沒有因筆者的不斷要求而放棄,還是有耐心地完成訓練,筆者也相當配服她。

    暑假即將結束,該個案的體態調整及各方面的運動也都比較進步,筆者決定於2013年8月28再拍一張X光片(圖二),以確定未來的目標及治療的方向。

    結果顯示胸椎側彎總度數由24度降到19度,胸椎側彎由22度降到12度,但對筆者最重要的不只有側彎的度數,還有每節最斜的椎體斜面是否都往好的方向走,中間的斜面角度降最多13度降到6度,最下面的斜面由10度降到7度,但最上面的斜面卻由9度增加到11.5度,雖然有二節椎體斜面進步,但最上面的斜面角度增加,進個部位卻是最不容易改變矯正的地方,這將是該個案及筆者未來所面臨的最大問題。

    所以側彎角度有進步,這並不是矯正治療的結束,而是另一個新的開始,如何守住現有的成果,再進一步達到降低側彎度數的目的,才是未來最重要的目標。

    脊椎側彎, 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矯正成功案例, 脊椎側彎 推薦, 脊椎側彎 台中脊椎側彎, 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矯正成功案例, 脊椎側彎 推薦, 脊椎側彎 台中

    學校開學了,該個案離開家長視線範圍的時間變長,能否守的住目前的效果,筆者也不確定,如果她可以照著筆者所教導她的方式維持姿勢,那麼維持角度應該不難,如果她疏於練習,若又回到了她以前維持姿勢的方式,那麼側彎度數極有可能會回到原來的狀態,甚至可能惡化。所以不論治療後的側彎度數是進步或惡化,心態上都不應該受太大影響,這些結果只是告訴我們未來可以努力的方向。

    由這個個案的例子,如果可以提早發現側彎,愈早開始治療,就愈容易達成我們要的效果,在治療上對孩子來說也不致於會太累太難受,千萬不要認為孩子的側彎度數小而輕乎它,因為筆者已經遇過太多家長,因為側彎初期角度不太而忽略,結果角度在半年到一年急速惡化,家長因而產生許多內心煎熬、後悔、悔恨為何自己不早點帶孩子接受治療,然後到最後病急亂投醫,所以儘早接受正確的治療,絕對比觀察等待還值得,畢竟孩子的健康,比什麼都重要。
  • You might also lik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