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胸椎側彎為什麼總是那麼難進步-下 個案實例

    在這裡就以下面這個案例來說明,矯正胸椎側彎到底會遭遇哪些困難?這個個案為女性,當時17歲,胸椎側彎56度,腰椎側彎41度(圖一),約在12歲時發現脊椎側彎,而且已經接受了將近5年的側彎治療,發現側彎時隨即接受背架、及每週一次的側彎矯正治療。

    背架由國一穿到國三,每天穿著時間至少16小時,之後改為夜間穿著,也接受了一年左右,每週2次的皮拉提斯運動訓練,由於這個個案不想繼續穿著背架,所以前來接受評估。

    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 物理治療

    當我們試著分析這個個案的狀況時,發現將會面臨幾個困難點:

    1、胸椎彎度很大

    這個個案在剛開始發現側彎時,側彎度數已達53度,腰椎側彎40度(圖二),雖然已在在別處接受了將近5年的治療,但側彎度數為56度和41度(圖一),所以這5年的治療大約只是維持度數的穩定,不過側彎度數仍然十分嚴重。

    另外這個個案在穿上背架時,整體身體的對稱性反而更差,整個肩膀向左傾斜,導致沒有被背架包覆的部位,中段胸椎以上,也就是胸椎第5節及以上的部位都變得更加歪斜,由原本治療前的22度(圖二黃色箭頭),更加傾斜到25度(圖三黃色箭頭)。

    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 物理治療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 物理治療

    2、脊椎的側面曲線異常-頸椎後彎(圖四)、胸椎側面曲線極度向前凹陷(圖五)

    這個個案的頸椎和胸椎側面曲線剛好都和正常的曲線相反,也就是在正常情況下,頸椎應該要前彎(圖六)、胸椎應該要後彎(圖七)。

    而脊椎的側面曲線就像是火車的軌道,如果脊椎的側面曲線正常,那麼脊椎就很容易延著這個軌道,被引導到正確的方向,但如果脊椎的側面曲線異常,軌道的方向就不正確,脊椎能被引導的幅度不但會受到限制,而且也不會被引導到正確的位置,所以側彎度數才會難以改善(請參考”閻曉華說脊椎側彎第11章 脊椎側彎矯正被忽略的關鍵-脊椎的側面曲線”)。

    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 物理治療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 物理治療

    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 物理治療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 物理治療

    另外我們無法得知這個個案,在剛開始發現側彎時的脊椎側面曲線之狀態,大部份胸大彎的患者,有很多人會伴隨胸椎前彎,如果在這種情況之下,又剛好穿著強調強力推擠側彎隆起處的背架時,會非常容易將有前彎傾向的胸椎,更加往前推擠,而這個個案剛好也是穿著強調推擠”隆起處”的背架(請參考”弄巧成拙的脊椎側彎治療方式-強力推擠的背架”)。而胸椎側彎會在三度空間都異常的情況之下,尤其是脊椎的側面曲線異常,會使矯正側彎的難度變得更高。

    3、整體脊椎及肋骨都很僵硬

    該個案在接受被動按壓時,身體非常僵硬,尤其是肋骨隆起處,阻力非常大,身體、軀幹彈性很差,而這個個案會有這種狀況出現,主要的原因,可能來自於身體的力量過多,尤其是腹肌,她在任何情況之下,腹肌都一直持續收縮,甚至是在趴姿接受被動治療的情況之下。而過度收縮的腹肌,不但會影響患者的呼吸,也會造成脊椎、軀幹、肋骨失去彈性,使側彎矯正變得更加困難。

    4、腹肌、肩頸、肩胛骨、下肢的力量很多

    這個個案在站姿的情況之下,全身的力量都非常的多,而這些力量都是這個個案在平時使用身體的習慣,所以一開始在進行脊椎的動作引導時,她的脊椎幾乎無法被引導,因為所有的脊椎動作,都會被她自己的肌肉力量給制止,如果無法放鬆掉這些阻礙脊椎活動的力量,她的側彎度數將很難有改善的機會(請參考" 閻曉華說脊椎側彎第13章 阻礙側彎矯正的最大勁敵-力 Part I"、"閻曉華說脊椎側彎第13章 阻礙側彎矯正的最大勁敵-力 Part II")。

    另外這個個案曾經接受過一年左右的皮拉提斯的運動,我們也無法確定這種訓練,對她的腹肌持續收縮的影響,因此要求該個案先暫停強調核心的肌力訓練。通常力量很多的患者,不論進行何種型式的肌力訓練,都很有可能會誘發身體其他部位的力量,而阻礙了脊椎的活動。

    所以想要矯正側彎度數的患者,在大腦尚未學習如何控制身體力量之前,我們都會建議先終止任何型式的肌力訓練 、甚至是過度用力的德國Schroth旋轉呼吸側彎矯正運動,以儘可能地減少自己身體力量去限制脊椎活動的機會。

    這個個案在側彎矯正治療的難度上相當高,因為她的側彎度數大且生長板已經閉合、脊椎側面曲線極度異常,整體上軀幹、肋骨十分僵硬、全身從頭到腳力量都很多、而且又接受了5年其他治療的影響,一開始要轉換成其他系統的治療方式,其實是相當困難的。

    而她本身的條件上,只有3個是有利於側彎矯正的部份

    第一、她自己本身有接受治療、改變的意願

    第二、她的側彎曲線類型,是屬於典型的胸大彎,矯正難度會較非典型的容易(請參考”脊椎側彎到底要治療多少次才能看到進步?”)

    第三、因為生長板閉合了,導致可能會極速惡化的風險降低,至少她的側彎度數,在她學會動作的這段期間變差的機率較小。

    於是我們便開始了一週一次的治療,在治療的過程中,我們都一直和這個個案的 自身力量奮戰。因為她身體的力量非常多,不論是在放鬆的被動治療,還是主動的運動過程,對於無法掌控身體力量的側彎患者來說,側彎度數的矯正簡直難如登天。

    所以這個個案在進行矯正治療總共遇到下面4個問題,這也是其他側彎患者在接受治療時常面臨的狀況:

    第一、一開始她感受不到自己身體出過多的力量,不過她知道她做不出來我們所要求的動作。 

    第二、在經過一段治療時間之後,這個個案已經可以感受到自己用了不好的力量,但是卻無法控制去放鬆掉這些力量,雖然她對力量的掌控有漸漸變好,但仍無法做到我們所要求的標準。

    第三、當這個個案可以試著放掉過強的力量時,便可以試著開始去引導她的脊椎去進行活動,但在這個階段,她的脊椎活動幅度非常小,因為很容易會被過強的肌力給終止、或是因為側面曲線異常,脊椎的活動很容易會偏離正確的方向。

    第四、到後來這個個案曾經有過全身力量都可控制很好的情況之下,去活動脊椎,而且可以很輕鬆且容易被導向正確的位置,但卻無法讓身體記憶這種感覺。最主要的原因,是該個案平時使用身體時的習慣及力量仍然沒有進行修正,才會無法在接受治療時,快速的切換到我們所要求的標準。

    所以一定要將大腦所學到、感受到的東西,應用到日常生活當中,養成習慣,動作表現才會愈來愈穩定,側彎度數才有可能改善。

    那我們就來看看這個個案的X光片的變化,我們可以分成第一階段(圖八)和第二階段(圖九),在第一階段時期,這個個案的腹肌力量能漸漸的放鬆,且腰椎及下胸椎可以讓我們引導到比較好的位置時,我們可以來比較一下側彎度數的變化。

    胸椎側彎仍是56度沒有改變,腰椎側彎由41變為37度,只有些微的改變,從總度數來看,有可能只是誤差。但是我們還是要比較最傾斜的椎體之變化,在接受這裡的治療之前,最傾斜的椎體分別為胸椎第5節、胸椎第12節、及腰椎第4節,在第一階段治療後,第一節最傾斜的椎體變為胸椎第6節,其他2節的椎體節數沒有改變。若想了解脊椎側彎度數的測量,可參考(“如何測量脊椎側彎度數”、”閻曉華說側彎第二章 如何分析測量脊椎側彎度數”)

    在第一階段(圖八)傾斜椎體的度數變化上,第一節的椎體度數呈現惡化的趨勢由26變為32度增加6度,第二節椎體則由30/30.5度變為24/23度,度數降了6-7.5度,第三節椎體則由10.5變為13.5增加了3.5度,所以加加減減導致胸椎總度數沒變,而腰椎只進步4度的結果。

    所以我們可以下一個結論,就是第二節最傾斜的椎體,也就是胸椎第12節有明顯的進展,且該進展並不是誤差所導致,而第一節及第三節最傾斜的椎體度數增加,並不是誤差、也不是曲線代償的結果,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她的頭頸、手臂、肩胛骨及肋骨的力量過多,而且胸椎仍然是過度向前凹陷,導致中段胸椎以上的脊椎順著本來側彎的力更向下壓,使得第一節最傾斜的椎體改變,且度數變更差。

    另外在此階段,僅有腹肌可較為放鬆,所以第二節最傾斜的椎體,可被引導到更好的位置,是該節能進步的主因,而第三節最傾斜椎體度數增加的原因,主要是來自於我們導正了她原本偏向左側的骨盆,勢必會造成的結果,不需過度緊張。

    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 物理治療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 物理治療

    而這樣的結果就如我們所預期,其實這個個案在這個階段整體的控制還不好,原本並未建議拍攝X光片,但由於家長擔心她的側彎度數惡化,所以才拍攝這張X光片。

    到了第二階段,她的肩頸、手臂、肩胛骨的力量,有的時候可以控制的比較好,所以在此階段(圖九),她的胸椎側彎降為50.5度,腰椎側彎降至33度,和圖一相比,胸椎進步5.5度,腰椎進步8度,一樣度數進步的幅度很小,而且胸椎進步的幅度仍在誤差值之內,不過我們仍需比較三節最傾斜的椎體,在由治療前到第一、第二階段的變化(下表)。

    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 物理治療

    第一節最傾斜的椎體由原本的胸椎第5節(T5)變為胸椎第6節(T6),度數變化由26(T5)→32(T6)→28(T6),趨勢由上向下,不過還是較治療前多2度。

    不過當我們再比較胸椎第5節(T5)傾斜角度的趨勢(圖一、圖八、圖九黃色箭頭),由26→29→23.5一樣是呈現向上後向下,但最後的結果卻比治療前還下降了2.5度,這表示該個案的肩頸、肩胛骨及胸椎的力量控制還不夠好,可以放鬆較上面的部位,但靠近側彎凸點部位及胸椎前彎凹陷處的控制仍較為困難。

    另外第二節最傾斜的椎體,則是一路下降由30/30.5→24/23→21/22,降幅最大達到8度左右。通常第二節最傾斜的椎體活動,也會受到第一節最傾斜椎體的限制,只要是愈上面的脊椎活動受到阻礙,下面脊椎的動作幅度也會受到限制。

    而第三節最傾斜的椎體變化則由10.5→13.5→13,呈現上升後持平,最後仍然比治療前增加2.5度,不過這個個案的骨盆已經回正,所以若想從冠狀面的骨盆活動改善這節椎體的傾斜問題,勢必會造成骨盆更加向左偏移,所以不能由冠狀面的調整進行,只能由矢狀面上的動作著手,該個案必需要學習放鬆骨盆後翹及下肢的力量,否則該部位的斜度將無法改善(請參考:”閻曉華說脊椎側彎第13章 阻礙脊椎側彎矯正的最大勁敵 Part I”)。

    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 物理治療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 物理治療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 物理治療

    總括來說,當我們對這個個案進行治療時,面臨的最大難題,就是這個個案的胸椎有非常明顯向前凹陷的力,以及她自己身上還有非常多阻礙脊椎進行活動的力,尤其是她的頭、頸、肩胛骨、肋骨的力量非常大,單就這2個問題,就足以阻礙她胸椎側彎的度數矯正。 

    這個個案在建立軌道(解決胸椎凹陷)的過程中,很有可能會讓她的旋轉差異(肋骨隆起)看起來更加明顯(圖十),但這就是側彎度數矯正的必經過程,必需要讓脊椎的三度空間恢復平衡,側彎度數才有可能被改善(圖九),而非只改善其中一個面向,像是旋轉角度(圖五),就期望能矯正側彎度數(請參考:閻曉華說脊椎側彎第11章 脊椎側彎矯正被忽略的關鍵-脊椎的側面曲線)。

    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 物理治療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 物理治療

    不過每個不同的人,就算都有相同度數的胸椎側彎,治療上難度也會有所不同,但就整體而言,胸椎因為其所在的位置的關係,在矯正治療上就有相當的難度,因為胸椎大致位在人體最中間的位置,上面有頭頸、下面有腰椎骨盆、旁邊有肋骨、向外還接著肩胛骨和手臂、向前還透過肋骨接著胸骨。

    因此在矯正胸椎時,就必需要考慮到這些部位,因為這些部位都會直接或間接,而影響到胸椎的活動。但如果能真正了解這些部位動作的關連性,如何相互影響,再一一去解決困難,相信矯正胸椎側彎的難度應可大幅下降。

    以這個個案來看,雖然她已經生長板閉合,就很多人的觀點來看,會覺得矯正的效果應該不大,但從我們的觀點來看,到目前為止,她的動作尚未達到我們所設定的目標,不過已經些微改善了她的側彎度數。假如她能完全修正掉不好的力量,然後胸椎及頸椎的側面曲線能更加回到正常狀態,而且脊椎又能被我們所引導到更好的位置時,這個個案還是有機會改善側彎度數,不過最後的結果還是取決於該個案能否克服上面的困難。

    相關文章

    胸椎側彎為什麼總是那麼難進步-上?
  • You might also lik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