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脊椎側彎矯正案例5 - 後續追蹤二(11.5個月進步30度)

    該個案為16歲女性,於2013/9/6開始以每週2次的頻率接受側彎矯正,直到2014年7月起將治療頻率降為每週1次,整體的治療主軸仍是延續之前的治療,只是更加要求動作的精確度及力道的掌控。

    該個案從沒穿著過側彎矯正背架,但她的表現卻常令筆者驚喜,原本筆者就以”大腦學習訓練法”的原理去治療她,雖然知道這個方向是正確的,但並不確定極限到底在那裡,由這個個案的例子來看,大腦學習訓練法對於側彎矯正上,確實有無限可能。

    自上一次追蹤到現在又過了7個月左右,該個案從今年開始,除了圖五的胸椎彎度較圖四增加一度之外,幾乎每次拍攝X光片時都有小幅度的進展,從整體的11.5個月比較來看,胸椎彎度由33度(圖一)降到19.5度(圖六-共減少13.5度),腰椎彎度由43.5度(圖一)降為13.5度(圖六-共減少30度)

    由於該個案的側彎度數維持相當的穩定,所以筆者刻意將拍攝X光片的時間拉開(由一個月漸漸延長到四個月)。每次拍攝X光片和前一次治療至少相隔2~7天。

    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矯正運動,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矯正成功案例, 脊椎側彎 推薦, 脊椎側彎 台中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矯正運動,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矯正成功案例, 脊椎側彎 推薦, 脊椎側彎 台中

    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矯正運動,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矯正成功案例, 脊椎側彎 推薦, 脊椎側彎 台中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矯正運動,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矯正成功案例, 脊椎側彎 推薦, 脊椎側彎 台中

    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矯正運動,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矯正成功案例, 脊椎側彎 推薦, 脊椎側彎 台中脊椎側彎, 脊椎度數,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矯正運動, 脊椎側彎治療, 脊椎側彎矯正成功案例, 脊椎側彎 推薦, 脊椎側彎 台中

    該個案原本有上半身過度向左、骨盆向右偏移的問題,從第五個月過後,這個問題明顯改善,原本可能需要特別提醒及刻意注意的情況下,才能將身體的偏移調整回來,在這7個月當中,她可以用較輕鬆自然的方式將身體向中心線的方向調整,但因為還有側彎存在,所以有時不注意的情況下,骨盆還是會些許地向右偏移,但和最初幾個月相比,偏移的問題已經改善很多。在這7個月當中,她偶爾會出現用錯力的情形,但只要稍加提醒,她可以很快地再度調整回來。

    以往被認為所有保守療法都對脊椎側矯正無效的情況下,又沒有任何外力輔助(如背架或矯正椅)天天在家裡執行,筆者試著去探究這個個案為何能夠達到如此大幅度的進步。

    從她接受治療的情況下來看,發現她是一個能夠非常放鬆的人,當接受被動治療時,她可以在完全不出力抵抗的情況下,任由我們將她的脊椎擺放、擠壓到逆轉、解旋轉的位置,這是大多數孩子一開始所做不到的事,因為大部份的孩子只要是一點不舒服、或緊張,就會出力抵抗這些被動治療,然而這些抵抗的力,就是不好的力,會讓脊椎往更不好的方向用力,而該個案卻能夠完全任由我們給予好的方向的力,沒有任何抵抗,筆者認為這點十分重要。而整個側彎矯正的過程中,筆者非常強調力的方向,只要是不好的方向,不論是主動或是被動治療,都儘量不能出現,否則會使側彎度數變更差。

    其實只要能放鬆自己的身體,那些施加在脊椎上的力,應該不至於會造成那麼大的疼痛。反倒是有些孩子因緊張、或些微不適的情況下,對這些被動的力產生過大的反應,反而會引起更大的不舒服。

    在主動運動方面,該個案的肌肉強度並不強,但是有足夠的穩定度、耐力和協調性可完成這裡的訓練,然而這裡的訓練,其實並不需要過多的肌耐力,反倒是身體各部位的協調、及動作的微調整更為重要。

    在之前的個案報告中,筆者曾提及她在第一次接受治療時,就可在筆者的引導下,完成我們要求的動作。有些患者雖然可以在引導下完成動作,但卻無法主動地維持完成後的動作,而該個案卻可在引導完後,自己主動地維持住我們要求的動作,而且動作的品質、控制及精準度愈來愈好,也可以同時調整身體各個不同的部位,對於力的掌控也可收放自如。

    以這個個案為例,據該個案描述,她對筆者的動作引導沒有什麼感覺,且很少進行居家自我訓練,但為何又能達到大幅度的進步呢?筆者認為主要是該個案在進行主動動作時,身體可以非常放鬆,不會出額外不必要的力,去進行大腦學習訓練,因此當她接受我們的引導時,可以非常容易被引導到新的位置,由於沒有過多不必要的干擾,所以一旦被引導到好的位置時,她可以很容易就維持住該位置,再透過每週來這裡重覆不斷地練習,好的方向的力及協調控制變得更好時,側彎度數便可逐次減少。

    筆者也問個案進行大腦學習訓練時,是否有任何訣竅,該個案認為並沒有秘訣,只是照著我們的口令及引導完成,所以筆者推論,本身不必要的力愈少,要內化新學習到的動作就愈容易,只不過她的內化過程,不是一步一步地去練習各個部位的調整,而是有如程式指令般地同時對各部位下達新的指令動作。所以該個案的矯正幅度才會如此之大且穩定。

    同樣利用大腦學習訓練法,有人很快能達到效果,有人卻不管怎麼引導,都無法掌握到動作的關鍵,筆者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是能否將所教導的動作,內化為自己的一部份,要如何才能內化這些動作呢?第一要先了解每個部位的動作方向、第二要先能做出各個部位的動作、第三要能將所有部位都能一起協調地做出各個部位的動作、第四要能維持住新學到的動作,尤其要完成第三步驟是最困難的部份,因為這個步驟是無法完全利用口述或引導所能達到的,要患者自己試著去重覆不斷地嘗試練習並去感覺、調整(將所學用自己的身體詮釋出完整、精確的動作),然後我們會告訴他們是否做得正確,一旦有錯誤,就必需要進行非常細微地調整,否則就會影響到其他部位,有些人調整動作會牽一髮而動全身,不會運用巧力來完成動作,因而無法達到我們要求的標準。

    而大部份的人最常犯的錯誤:用過多的力量去學習、無法放鬆不該用力的部位、沒有感覺自己出不適當的力、無法將所學的東西內化,而應用於日常生活當中,所以有部份的患者會難以看到成效。另外有的人會出現不穩定的狀態,有時進步,但卻無法每次都維持住進步的效果,使側彎度數呈現進進退退的結果。

    也有人會有疑問,若已經進步到這個程度,是否可以終止側彎治療,筆者認為這個問題,應該由該個案及家長一起討論來決定,以該個案的情況來看,會再度惡化的可能性很低,她維持姿勢的穩定度不錯,但偶爾沒注意的時候,臀部及肩膀會產生些微左右偏移,及頭部向右偏移的問題。

    筆者的目標並不是要追求完全直的脊椎,而是平衡且可以預防未來疼痛不適的脊椎,從這個個案的姿勢上看,仍然有改善的空間,如果完全終止治療,最好的情況下就是維持現有的情況,然而該個案若能在家中多加進行正確的自我練習,也同樣有機會更加進步,但就該個案過去的居家練習狀況來看,並無法達成居家自我練習運動。所以到底該個案及家長想讓她進步到何種程度、何時終止治療,最終決定權還是得交給家長及孩子自己去選擇。

    當然大家最想知道的是,該個案是否為側彎矯正中的特例、萬中選一且無法被複製的例子。經過這幾年的觀察,利用大腦學習訓練法,可成功矯正脊椎側彎且維持住矯正後度數,是絕對可以被複製的,但前提是需要患者願意主動配合,主動配合不單單指的是主動接受治療,還需願意接受改變

    有些人來接受治療,但卻無法忍受不舒服,會希望我們改變治療的強度、運動時間、和降低運動的品質,如果是這樣的話,就算是主動願意接受治療,卻不願意改變自己的學習態度、面對壓力不適的反應、面對挫折的心理調適,那麼大腦學習訓練法對這種人的幫助會相當有限,所得到的效果會大打折扣或完全無效。

    筆者認為只要是有意願接受改變,透過大腦學習訓練法一定有辦法改善部份側彎。例如:容易緊張的人,要學會放鬆自己的情緒、對疼痛或些微不適忍受度極低且會做出過度反應的人,要說服自己更加放鬆自己的身體,放鬆放緩自己的呼吸,使自己能漸漸適應這種不舒服的感覺,且不會對不舒服的感覺做出不必要反應、進行主動運動時會過度用力的人,要學會一點一點放掉不該有的力、願意自己去主動嘗試學習、感覺身體間各個部位的協調動作、對自己身體動作沒有感覺的人,要試著靜下心去感覺、當感受到好的方向的力後,願意去改變舊有的習慣,將新學到的東西應用出來,最終能養成新的習慣。唯有如此才能確保側彎度數能被矯正,且矯正後的度數也才能永久維持。
  • You might also lik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