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脊椎側彎矯正案例8 - 10歲治療七週33~15.5度+後續追蹤(9個月進步19.5度)

    該個案已接受治療約9個月的時間,仍然維持每週二次的治療頻率。由這個個案的例子可以協助我們更了解利用大腦訓練對於側彎矯正的長期成效。

    治療到第7週側彎度數進步~胸椎側彎由33降到15.5度 共進步17.5度

    該個案為10歲男性,從未接受背架矯正治療,一開始筆者也不大確定年齡這麼小的孩子,能否利用大腦學習來達到矯正效果,雖然該個案在一開始治療第七週(圖二),就看到了明顯的進步,但當時筆者除了替他開心外,也十分擔心他能否靠自己的力量維持矯正後的效果。

    圖二的X光片來看,和圖一原始的X光片相比,第三節最傾斜的椎體,有往不好的方向移動,所以在這個階段,筆者加入了骨盆的控制,但他在第二個七週之表現,則是相當地不穩定,有時右後胸的隆突會非常明顯、運動時力的方向會錯誤,無法同時穩定地控制每個部位。

    治療到第14週時胸椎側彎度數增加4.5度 變為20度

    在這個階段,筆者非常擔心他會維持不住前一次進步的度數,果然在第14週的胸椎側彎度數又由15.5度增加到20度,腰椎側彎由13度增加到14度(圖三),當然筆者不會只單看側彎的度數,而是要比較三節最傾斜的椎體,第一節傾斜的椎體由6度變為10度(增加4度)、第二節由8.5變為10度(增加1.5度),這兩節椎體傾斜角度增加。告訴我們他平常維持姿勢時,力的方向錯誤,導致側彎度數惡化。這樣的結果告訴我們,他平日不是疏於維持好的方向的力、就是以錯誤的方式去使用身體。

    從姿勢上來看,整體頭部及骨盆偏移較前一次佳,但整個身體的提拉方向卻是錯誤的,導致這次X光片的度數增加。

    因這次的側彎度數增加了,而該個案仍較難同時控制全身各部位的動作,所以筆者必需先捨棄練習骨盆的控制,我們又再次加緊軀幹的動作方向,大約練習了2個月左右的時間,又漸漸恢復穩定,到了4月和5月,該個案請假的頻率較高,而延後了骨盆的控制訓練。

    成長痛導致兩側大腿酸痛

    另外在這期間,該個案因兩側大腿前側非常酸痛,疑似成長痛而到醫院檢查,由於查不出病因,認定為成長痛。原本設定在5月拍X光片追蹤側彎度數,因家長擔心在醫院檢查時接受大多幅射劑量,只好將側彎X光片延至7月初追蹤。

    到了6月該個案的軀幹控制又變得較為穩定,此時漸漸開始再強調骨盆的控制,但對該個案來說,仍有相當大的困難去同時控制軀幹及骨盆,在此階段我們無法非常確定該個案的側彎度數是否是往好的方向走,因為有時在趴姿情況下去觸摸脊椎的曲線形狀,似乎可以感到明顯的彎度,但要求個案在站立下去進行動作控制時,其彎度又變得不那麼明顯,所以只能確定胸椎彎度應該沒有退步。

    大腦對於動作控制仍不夠穩定

    總括來說,這個個案從二月到六月底的過程來看,他在動作控制上呈現上上下下的趨勢,有一段時間家長發現該個案的左後腰的凹陷更加明顯,但筆者引導他進行動作時卻發現他的動作微調相當穩定(但骨盆除外,骨盆穩定度較差),雖然不會每一次都做得很正確,但是只要稍加提醒及適度的引導,大部份的時間都可以達到我們要的動作。

    第3次追蹤X光片度數的變化~胸椎側彎由20度降到13.5度 共進步6.5度

    個案的年紀雖小,據個案自己描述,他自己在學校會找時間練習、注意姿勢,雖然家長都說”不曾在家看過他練習”,但不論如何,經由這段時間的結果來看,我們於7月2號再度拍攝的X光片(圖四),就可看出孩子是否平日有進行自我練習,和圖三相比,胸椎側彎由20度再度下降至13.5,共6.5度,腰椎彎度由14度增加到15度共1度。

    但值得注意的是第三節最傾斜的椎體,由4度增加到7.5度共3.5度,筆者認為是該個案無法同時控制軀幹及骨盆所致,只要軀幹穩定了,骨盆就無法兼顧,穩定了骨盆,軀幹就無法維持住好的方向的力,我們每次練習時還是會強調骨盆的動作,只能等待個案更加穩定時,才有可能同時穩住骨盆及軀幹。

    脊椎側彎, 脊椎側彎背架, 脊椎度數, 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schroth運動, schroth脊椎側彎, 德國Schroth, 脊椎側彎矯正運動脊椎側彎, 脊椎側彎背架, 脊椎度數, 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schroth運動, schroth脊椎側彎, 德國Schroth, 脊椎側彎矯正運動

    脊椎側彎, 脊椎側彎背架, 脊椎度數, 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schroth運動, schroth脊椎側彎, 德國Schroth, 脊椎側彎矯正運動脊椎側彎, 脊椎側彎背架, 脊椎度數, 脊椎側彎矯正, 脊椎側彎治療, schroth運動, schroth脊椎側彎, 德國Schroth, 脊椎側彎矯正運動

    軀幹控制穩定之後~導入Schroth呼吸運動

    針對該個案,我們未來的加強方向仍是軀幹及骨盆的協調穩定度訓練,另外筆者漸漸加入Schroth的呼吸訓練,希望能平衡左右兩側的後胸不對稱,雖然筆者在該個案最早接受治療時,就試著導入Schroth運動,但個案對該運動完全沒有感覺,在家練習時會和家長起衝突,所以筆者暫停了該運動,直到五六月,我們才慢慢加入,此時該個案對動作的控制愈來愈好時,也對該運動有些許的感覺,雖然和標準的Schroth運動相比,仍相距甚遠,但筆者相信該個案應能慢慢學會。

    本來側彎度數再次進步的必備條件

    對於未來該個案是否能再次進步,就他目前對動作控制的穩定度來看不是不可能,但要再次進步,他必需要能抓到更精準的感覺,動作協調穩度要更好,好的方向的力要能做到更多,當他能達到這些標準,或許就能再次看到側彎度數下降。

    另外X光片拍攝的時機,筆者認為相當重要,要確保側彎度數能否被穩定下來,應該要在治療完後一段時間後,再拍攝X光片,才能確保該療法是否對側彎度數有好的影響。

    有些人會在治療完後,馬上就拍攝X光片、有些人會立即脫下背架馬上拍攝、有人會前一晚不穿背架、然後隔天拍攝。不管您選擇的拍攝時機是那一種,目前針對在進行治療中的側彎患者,尚未有規定X光片的拍攝時間,和前一次治療要間隔多久,但筆者認為要能將時間拉得愈長,愈能看出該療法是否能禁得住考驗,必竟有些療法也許成效顯著卓越,但持續的時間卻很短,所以不能被眼前的X光片結果所蒙蔽,以這個個案為例,他接受治療後到下一次拍攝X光片的間隔時間,分別為2天、5天、5天。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判斷該個案是否真正學習到新的動作,確保矯正效果能長久維持。
  • You might also lik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